首页 > 新闻 > 微平台 > 荟萃 > 微信
  • 【网信文化】《会说话的机器》之四尺皮带车床
  • 《三代传家宝——四尺皮带车床“小魔兽”》

    “小魔兽”,奇怪的名字;“三条石”,破旧的街巷;“1921”,悠长的岁月。这台皮带车床就是产自那个年代的那个街巷。

    车床的捐赠者张先生介绍,别看“小魔兽”是那个年代“打铁作坊”产物,别看它是皮带车床,可它非常皮实,相当实用。它最大的特点就是适用性强,它不同于型号车床,比如20车床,它加工的最大直径是40公分,超过40公分就没招了。而“小魔兽”不然,它没有限制,它的车头能够架起,如果再把下面的马鞍卸下,它的工作空间能大大地扩展。当初就是这台相当于15型号的车床,在我们家什么活都干,曾经车过70公分的工件,能挑各种异型丝扣,也曾当钻床使用过……如果是型号车床就受制了,亏了“小魔兽”拳打脚踢的,跟我们滚了这么多年。

    听了张先生的介绍,人们在机床的海洋中把目光投向“小魔兽”。哎,突然发现,它还是个美男子——长腿、宽肩,匀称的“五官”……虽说是做工的机器,但具备美学的价值,令人赏心悦目。

    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“小魔兽”,“三条石,1921年”,令人难以置信。1921年,中国还处在四分五裂军阀混战的阶段。三条石更别提了,现今六七十岁的天津人大多去过三条石。阶级教育,忆苦思甜,童工、卖身契,“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,两条腿的人有的是。”愚昧落后,这就是当年三条石给人们的印象,根深蒂固。

    应该给三条石正名,三条石是天津机械行业的发祥地,是当年华北机器制造中心。那三条石到底是怎么个来历呢?

    清咸丰七年(1857),河北泊头大旱,秦铁匠的铺子也没法干了。不能在家等死,他决定,定炉改行炉,北上逃荒。他们顺着南运河一路北上来到天津。

    天津城西北角,正北不到2里地就是陆家嘴,这里有个渡口,对岸是赵家场,所以,这里热闹非凡。秦铁匠就在这开炉打铁。干了没几天就有官差来敲诈、干涉,没有办法,他们只好到河对岸找地界,赵家场不敢待,他们往西走了一段,那里空旷偏僻,远处有两座砖窑,附近是取土的大坑。就这了,秦铁匠再次安营扎寨。试了几天还可以,陆家嘴一带的老顾客都是回头客,还有跑船的,秦铁匠需要的原料煤炭等等,都靠他们往来运输。更主要的是,这里没有官差。

    一个月后,秦铁匠搭起了棚子,并挂出“秦记铁匠铺”的招牌。这一来,城里城外的顾客慕名前来,秦记铁匠铺人来客走火爆异常。老家亲戚知道后,纷纷前来投奔。呼呼啦啦,一下子在秦记铁匠铺周围冒出十几家铁匠炉。后来铺子越聚越多,买卖越做越大,从打铁铸铁,到机器制造,这里就形成了铁器一条街,官府命名“铁厂街”。

    同治八年(1869),李鸿章接替曾国藩做了直隶总督。几年后,李鸿章的原配夫人病死,李鸿章大张旗鼓地筹备为亡妻办丧事。事先他请风水先生看墓地选日子,同时也寻察了出殡的路线,先生确认,走铁厂街最吉利。李鸿章拍板决定。没想到,出殡的前几天突降暴雨,铁厂街本胶土洼地,暴雨过后一片泽国。杠房的人知道,铁厂街就怕下雨,雨后先是积水后是泥泞,那种胶泥粘得很,脚踩上去鞋就拔不出来啦,他们要求改道,或者推迟。否则,送殡的队伍进了铁厂街就出不来了。那哪行,定好的日子和路线不能改动,否则大难临头。李鸿章决定,一切按原计划。区区一个铁厂街难不住堂堂大总督,一声令下,运粮船改运石头,就这样,三条大青石就铺在了铁厂街。

    丧事按计划进行,一切万事大吉。事后,那三条大青石就地留在了铁厂街。

    铁厂街的名气越来越大,许多外地人慕名而来,初到津城他们两眼一抹黑,找到运河边再问铁厂街,当地人就给指一条明路:前边往北拐,看见三条石就到了。

    大家都这么说,约定俗成,“三条石”就叫响了。

    “小魔兽”4尺皮带车床。张先生的父亲张老师傅16岁在三条石学徒,用的就是这台车床。解放后公私合营,这台车床又跟着他来到机械厂。“小魔兽”在张师傅手里20多年,他对它了如指掌,它对他也是言听计从,绝对服从。后来张师傅调到渤海无线电厂,他和“小魔兽”分开了。在新单位张师傅还是干车工,可是,对那些新式车床他感觉不顺手,不适应。他时常想念“小魔兽”。

    改革开放后政策放开了,张师傅的心眼也活动了,他想自己办工厂,计划弄一台车床小打小闹地先干着,于是他想到了“小魔兽”。他找老工友扫听后得知,“小魔兽”早已闲置,正等待处理。这一下张师傅信心更足了。他办理了退休手续,然后到街道开证明。街道的同志愣了,那是1980年,政策虽然有了,可没有先例,对于街道干部来说还是个新课题,甚至在整个河西区来说,张师傅是第一个“吃螃蟹的”。他们也拿不准,只好让张师傅回去听信。您想,这时间短得了吗?

    从街道开出证明,然后到工商局申请执照,再去税务局办理登记,最后上银行申请账号……这些原始证照张先生都留作纪念了,他引以为豪,因为几个证照的编号都是“001”,非常有纪念意义,特别有历史价值。

   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这个东风就是“小魔兽”。“小魔兽”顺利到家,可问题又出现了,车床安在自家的院子里,居民用电是220伏,而“小魔兽”是工业用电380,没别的办法,只能换电机,张师傅又用了相当于买车床的价钱,买了一台新电机,就这样,“小魔兽”转起来了,成林机械加工厂正式开工了!

    “成林”厂在一天天发展壮大,张老师傅也逐渐步入古稀,他把工厂交给了儿子。2010年老人病危,弥留之际他向家人嘱托,皮带车床,一定要好好保留……

    2015年,张先生无意中在电视上看见关于王福喜和机床博物馆的报道,当时就有了想法,如果把传家宝放在博物馆里,不就能了却老人的遗愿吗?第二天他让儿子去实地考察。儿子回来后汇报,博物馆的条件非常好,非常正规。而且,馆长王福喜也来了。

    王馆长看了车床后,当即提出购买,并把一沓人民币拍在桌上。而张先生坚决不肯。

    “别误会,不是价格问题。这台车床我们还在用,它能创造的价值无法衡量,再说,曾经有人出过高价,要卖早就卖了。我们家三代干机加工,跟机床感情深厚,尤其这台车床”就像我们的孩子……王馆长,你办机床博物馆的精神可贵可敬,我们应该尽一份力量,希望你的事业尽快发展。等到那一天,我带着重孙子去博物馆,指着这台车床对他说,这是你太爷爷当年用过的。哦,这是何等的荣耀,何等的幸福!”

    就这样,张先生把“4尺皮带车床”(小魔兽)无偿地捐赠给了机床博物馆。